YouTube 成為醫生自修參考來源,但正確度、排序等問題引發專家憂慮。

直播畫面內容豐富,文字、聲音、細節都一閃而過,你可能未辨認出或覺得沒有必要知道影片內容的真實性。商品直播時,一次口誤可能造成消費者的誤解或商家的損失,但有些影片內容錯誤,甚至釀成更嚴重的後果。

Justin Barad 是住院醫師,有一家名為 Osso VR 的外科治療培訓公司。之所以創辦公司,是因為他發現目前外科學習很難適應時代的發展。「學習醫學時,我意識到今天的外科培訓和評估標準已被打破,更糟的是,過去 100 多年沒有顯著改善。

Osso VR 能讓醫學院學生在真實的訓練環境為「患者」治療。未來這可能成為醫學系學生「實際操作」的重要平台,但這還屬於未來,目前醫學生還是用影片學習更多。

包括 Osso VR 創始人 Justin 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,他說 YouTube 是他接受醫療教育的一部分。他會在術前觀看一段影片,甚至會在遇到難度較大的手術時,也會在手術室看影片參考別的醫生怎麼做。Justin 說:

廣告 advertisement

 

我認識的所有外科醫生都有過類似經歷。

據 CNBC 報導,YouTube 有成千上萬支醫療影片,數量還在迅速增長。今年 1 月,研究人員就發現與前列腺手術相關的影片就有 2 萬多支,而 2009 年,YouTube 僅 527 支相關影片。

這些影片有的甚至走紅,受很多非醫學專業人士喜愛,比如美國聽力學協會上傳的耳垢清除過程就成功折服眾人,又噁心又「爽」的內容最終獲得 171 萬播放量。

醫生上傳這些影片,除了介紹自己的工作,也能提供該領域的學習者課外輔助學習材料,有更多興趣的普通人甚至能透過影片了解更多專業知識。愛荷華大學調查時發現,YouTube 是醫務人員目前使用最多的外科手術準備影片平台。

(Source:Unsplash)

醫務人員能透過影片交流,還能幫普通人科普醫學知識,聽起來 YouTube 的醫學影片真的很不錯。

但這也產生一個問題,影片的正確性怎麼確保?畢竟醫療是容錯率極低的行業,如果學生從影片學到錯誤的方法,再用錯誤的方法治療,後果會很可怕。

這不是杞人憂天。研究發現,YouTube 有 68,366 支橈骨遠端骨折固定的醫學影片,這是常見的骨折類型,約占十分之一,面對這常見病症,研究人員評估影片處理的方式,並評分判定。團隊選擇 16 支影片,最終只有 6 支拿到 4~5 分,其餘 10 支影片都在 3 分以下,也就是不合格。

而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影片,只有 10% 是正確手術操作。

還有一個針對 YouTube 醫學影片的研究發現,搜尋關鍵詞時排前的影片內容也不一定正確,甚至發現科學品質與觀眾參與度有顯著的負相關。也就是說受歡迎的不一定操作正確,操作正確的不一定受歡迎。

就像美妝影片會吸引少年少女模仿「交作業」,醫學生也會錄下自己學習後實踐的內容,想要和同行交流,或記錄自己哪裡做得還不夠好,但這些影片一旦沒有明確指出不具參考價值,就有可能被一些入門者看到、學習,繼而也來錯誤操作。

這需要改變的是平台、上傳者、觀眾。平台應該引入醫學專家檢查影片,讓正確的內容排序更前面;上傳者應該說清操作者的身分、程度、意圖,讓觀看者更快理解這是不是標準操作;觀眾也不能完全相信影片內容,專業的辨別能力必不可少。

數位時代能讓學生更方便學習專業知識,但帶來的挑戰和威脅,也一點都不小。

瘋狂分享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廣告 advertisement